咨询热线

+86-15999911175

网站公告: 诚信为本,市场永远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THE LATEST INFORMATION 新闻资讯

service phone +86-15999911175

中国小伙埃塞俄比亚办服装厂,惊人一年销量过

时间:2018/07/20  点击量:
更多

假如要用一个词描述非洲,贫穷、狂野、豪放,估量会在很多人的脑海中蹦闪出来。
而关于到过非洲的人来说,“机遇”或许才是他们的关键词——这里是经商、创业的热土,是希望的田野。用一个浙商的话来讲,觉得在非洲,做什麼都容易赚到钱,而且自然风景又好,几乎就是“地狱”。


钱江晚报结合浙江金融资产买卖中心推出走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度大型采访活动,第三站就选择了非洲。调查组成员走进了埃塞俄比亚和津巴布韦,在这两个国度里,我们处处都能感遭到中国元素和中国情结。埃塞俄比亚的“CopyChina”、津巴布韦的“LookEast”,似乎是他们从官方到官方的普遍共识。


我们实地看望了浙商在埃塞俄比亚和津巴韦布投资的一些项目和企业。当年衣锦还乡、漂洋过海勇闯非洲的浙商们,经过多年艰辛创业,如今曾经在非洲大地辟出了一片新天地。


丽水小伙非洲办起服装厂

一年销量超亿元



6月的埃塞俄比亚,凉快恼人,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白昼气温也就10多摄氏度。在这座城市,目之所及,很多都跟中国有关,比方宏伟的修建、城市轻轨以及路上跑的大巴等。西方工业园,位于亚的斯亚贝巴西北角,间隔市中心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这里入驻的大多是中国人创办的企业。老家丽水的邹海波在这里有一家服装厂,以零售生意爲主。


外地工夫6月22日,我们走进他的工厂,看到的是一片如火如荼的消费场景,缝纫机的声响此起彼伏。邹海波不时凑过来,用外地土语跟黑人员工交流着什麼。“刚接到2万件的T恤订单,客户那边催得紧,今天就要交货。”他笑着说。


邹海波往年才31岁,不过他在埃塞俄比亚打拼却已有10个年头了。他说,父母以前在义乌小商品城做服装贸易,本人也常常过来帮助。他们的客户中,有个埃塞俄比亚人,跟他交情不错。2008年,邹海波考进了杭州一所职业技术学院,学的是计算机专业。“觉得本人不是读书的料,第二年就没再读了。”在黑人冤家的引见下,2009年,他去埃塞俄比亚调查,并留在外地做起了服装贸易。


“后来有点积存后,就决议办厂了。”邹海波说,工厂能享用5年减免所得税的优惠。更重要的是,人工本钱相当廉价。“普通黑人员工,一个月工资60到80美元。”看到我们疑惑的眼神,他赶忙又补了一句,“这个工种,这样的薪资程度在外地不算低了。”


服装厂目前有中国员工40人,埃塞俄比亚外地员工近千人。消费的“海波”牌服装在外地卖得相当好。“年销量在1亿到2亿人民币。”生意越做越大,邹海波把家人都接到了埃塞俄比亚。他曾在义乌给父亲打工,如今父亲成了他的助手,帮助打点生意。他的小孩也进了外地的国际学校念幼儿园。


邹海波还预备扩展消费。他把我们带到了工业区里一个在建厂房观赏。“就快建好了。”邹海波说,原先的厂房是租的,这块地是他本人买的。“比原先的厂房大很多,等建好后,消费规模至多可以再扩展三分之一,员工添加到1500人左右。”


金华老板办的纸厂

高档纸巾卖到5元一包



原木纸业,也是浙商在埃塞俄比亚办的一家企业,老板是金华人。在厂区大门口,看到这几个中文大字,我们登时倍感亲切。


这家公司进入非洲的工夫不长,但从调查到落实项目到开工,却十分快。公司总经理金康说,2016年10月,董事长带人过去调查,12月份就拿了地,去年3月开工,往年4月份就开机消费了。一期投资了1个亿,组建了一条日产35吨的消费线。“次要还是觉得市场前景好。”工厂以机器化操作爲主,员工倒不多,中国员工加埃塞俄比亚外地员工,总共也就100多人。


在消费车间,金康边走边引见,这整套造纸设备都是从中国出口的,是以后最先进的。让我们感到惊讶的是,董事长和金康的本业都不是造纸的,而是在国际做房地产的。


“这跨界跨得有点大啊。”我们信口开河。


“要是在国际,我们一定不敢尝试。”金康笑笑说,中国国际造纸这行竞争十分剧烈了。但是在这里,商机有限。由于非洲大少数国度,如今什麼都缺,是典型的卖方市场。“我们是埃塞俄比亚规模最大的生活用纸消费商,商品也次要在外地销售。这个国度1亿多人口,市场潜力宏大。公司还预留了一条消费线的地位。”


“我们也能享用各种优惠政策,且水电费又低,大大降低了消费本钱。”金康说,这里的电费差不多只需人民币1毛多一度。


厂区办公室里放着各个种类的成品,标有不同品牌称号。其中最贵的品牌是Viva,外包装十分精致,一个规范的盒抽,要卖人民币5元一包,但仍然很俏。在埃塞俄比亚任务的一名中国导游,看到“Viva”品牌的纸巾,显露了诧异和骄傲的表情:“这个牌子我也用过,没想到是我们中国企业造的。”


浙商办的铬铁合金厂

产业链不时延伸



间隔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3个半小时的车程,就到了奎鲁市。在奎鲁工业园,有一家中国人办的冶炼厂“津安铬铁合金无限公司”,是津巴布韦浙江商会的成员单位。这家公司是津巴布韦次要的铬铁消费商,在政商界都有着不小的名望。走进公司大门,“协作、调和、共赢”六个字十分醒目。工人们正繁忙着,冶炼炉的火烧得格外地旺。越往里走,越能感遭到扑面而来的热浪。


公司总经理周学恭引见说,他们之前在国际也是做矿石冶炼的,2012年带了30团体,离开津巴布韦组建了这家公司,看中的正是这里丰厚的铬矿资源——铬铁矿在中国属稀缺资源,而津巴布韦铬的原矿储藏世界第二。津巴布韦政府制止原矿间接出口,鼎力倡议将铬矿加工成铬铁合金再出口。出口创汇,政府还会给予奖励。


从冶炼厂开端,短短6年工夫,津安已在津巴布韦布局了5家不同类型的工厂,另外爲选矿厂、氧气厂、石灰厂、洗渣厂,围绕冶炼的产业链越来越全。其实,有些厂刚开端并不是他们想建的,“真实是外地的配套产业跟不上”。比方,冶炼需求高纯度氧气,可是外地的供给完全满足不了需求,而且价钱也十分高。


津安的目的是成爲津巴布韦最大的铬铁消费企业,他们的产业链还在进一步延伸中,目前正在方案建立年产2万吨石墨电极厂、年产1.5万吨镁砖厂等与冶炼相关的配套项目,“这些耗材津巴布韦全部需求出口,假如建成,在外地的市场前景不容小觑。”周学恭说,如今津巴布韦逐渐开放投资政策,投资环境日趋颠簸,国际已有企业对这些配套项目抛出了橄榄枝,他们也希望经过协作把这些项目尽快做起来。


旧事+

浙商在非投资逾30亿美元


来自省商务厅数据显示,去年我省对非贸易额257.3亿美元,占全国对非贸易额的15.2%。浙江从非洲出口39.8亿美元,同比增长77.1%。


与此同时,浙江对非投资迅猛开展。截至2017年底,浙江累计对非投资额达30.8亿美元。经商务厅核准或备案的在非浙商企业达525家,已构成以零售批发业、修建业、采矿业、制造业爲主的产业投资布局,投资范畴不时扩展。


电话:15999911175,地址:广州市白云区石井镇华盛纺织城,微信/qq:15999911175